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读书祠小说网 >> 荒诞推演游戏 >> 第504章 隐晦

云肆:“……”

行吧,是他误会喻封沉了,虞幸真的是一个狗东西。

很难想象拿,到东西不给他们就算了,既然要给,竟然要用刚刚白嫖到的东西当做筹码和他们交换,这是不是有点侮辱人了?

如果他的枪还在,他真想用枪口顶着虞幸的头,告诉对方什么叫做礼义廉耻。

宁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接过了……或者说是被手里塞入了那颗球形骨头,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望向虞幸的目光充满了奇怪的情绪:“交换礼物?”

虞幸:“既然我们都是两个决定合作的队伍了,交换礼物不是应该的吗?”

宁枫将骨球在手里抛了抛,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最后一把将骨球握在手里:“你说的对,是该给你回赠一个礼物。”

礼物两个字被他用重音读了出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个词汇在他嘴里代表的事物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一酒隐约觉得不太对劲,上前一步打算阻止自家队长这十分嚣张的行为。然而,他没有来得及,宁枫已经将手伸进口袋里,然后……

一抹寒光在夜色中亮起,顺着宁枫的手朝着虞幸的脖颈处划去,虞幸的反应能力也很快,他迅速往后仰头,就觉得什么东西掠过了自己的皮肤,产生了割裂一样的痛感。

换作正常的时候,能给他产生这种感觉的,应该是藏在宁枫袖子里的小刀,在0.01秒之内,他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紧接着他便反应过来,现在自己处于痛觉放大的状态里,只有这么一丁点的痛感,恐怕宁枫手里的那东西仅仅只是碰到了自己,并没有伤人的效果。

赵一酒却不知道虞幸心里在想什么,他瞳孔一缩,一个闪身便到了二者中间,阴沉着脸,手里的长钉暂时化作近战武器,朝宁枫的脸上戳去。

宁枫吹着口哨,敏捷地后退几步,顺带微微护住脸:“哇哦,好凶的人,别着急嘛,这仅仅是一个礼物而已。”

他将手往外摊开,露出了夹着的东西,赵一酒的长钉挥到一半在空中停下,钉子的尖端离宁枫的额头只有一分米的距离。

只见宁枫手里的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小匕首或者刀片,只是一个小小的,会发光的彩色卡纸。

卡纸被心灵手巧地叠成了小刀的形状,像是一个精美的手工艺术品。

“我们据点的娱乐室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我看这东西挺漂亮的,就带了一个出来,瞧瞧,还是荧光的呢~”宁枫晃了晃卡纸小刀,炫耀似的,“如果你们喜欢,下次我就不这么着急拿出来了,叠成一朵花再送给你们,怎么样?”

云肆爽了,又一些带着点疑惑:“你为什么要把我们据点儿童娱乐室里的东西带出来啊,不对,你什么时候偷偷背着我们去了儿童娱乐室?”

执棋者叹了口气,明明是宁枫很帅的气氛,云肆也是真的会提问,在破坏氛围这一块,云肆一向拿捏得死死的。

宁枫没有理会云肆的疑惑,他挑着眉,脸上的笑容有一点点疯狂的意味,就好像刚才的挑衅根本不在他的眼中。

虞幸明白这是对方在警告自己,不要把他们跟其他傻子一样应付,就包括“遗骸”这件事情,他既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独自拿到了这个大便宜,以前还时兴见者有份份呢,这个时候怎么着也得让体验师那边分一杯羹,否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卡纸的确挺漂亮,我们的据点不知道有没有呢?”所以虞幸根本不生气,他摸了摸自己的颈子,上面一点伤痕都没有,只是刚才被迅速划过的部分还有一点疼痛的余韵。

他一手虚虚搭在喉咙上,十分欣赏地打量着宁枫的表情:“我喜欢你这个表情,很好看。”

在说出了通常只有变态才会说的台词之后,他还对宁枫的提议产生了很高的兴趣:“不过我们队里已经有一个喜欢到处送花的家伙了,你要是想给我们送小手工的话,别叠花了,没新意,你给我叠个大狼狗吧!”

宁枫笑意更深,像是精神病人在遥远的他乡遇到了病友:“为什么是大狼狗?”

“大狼狗可爱呀,比花实用。”虞幸瞥了一眼赵一酒的侧脸,这人刚才直接冲上来隔开他和宁枫,此时身上阴郁紧绷的气质还未散去,光看下额线就能看得出这人严谨的备战状态,像极了一只随时准备攻击的狼狗。

于是虞幸补充:“给我找个黑色的啊,既然你这个是荧光的,那就来一个五彩斑斓的黑的大狼狗吧。”

“那就说好了,我尽量给你弄出来,下次见面送给你……”宁枫察觉到了他的视线,顿时了然,又带着那挑衅的笑容转向赵一酒,“这位酷哥,要不我再给你捏个狐狸?”

“酷哥”心道你捏个锤子。

赵一酒冷冷地望着,没有什么搭话的欲望,顺便还想了一下,如果捏一个狐狸的话,他真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他哥还是虞幸。

“用不着。”他说,心里还补充了一句——快滚吧。

这些人不走,他都不能用影子巫师的能力带虞幸跳回去,天色已经不早了,还不回据点,难道准备在这里赏月吗。

宁枫发现赵一酒眼中的嫌弃不是作假,于是撇了撇嘴,拿到了骨球的好处还“惊吓”了虞幸一番,他心满意足地哼起了温暖的小调子,笑眯眯地招呼着执棋者和云肆从镜子离开。

云肆大概是饿了,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像个豹子一样毫不犹豫地跳入了镜面里,镜面浮现起一圈圈涟漪,他整个人便消失不见。

虞幸悄悄地看着镜面上的景象,却见虽然镜子在黑夜中散发着幽光,但镜面上却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出来。

执棋者淡定地走入镜中,只有宁枫半个身子都进去了,还要转过头来用邻家大哥哥一般温暖的目光凝视着虞幸和赵一酒,留下一句虚伪的:“期待下次见面~”

话音落下,人也消失了。

美术馆外的街道终于变得萧瑟起来,他们刚才的对话并没有招惹到任何一个游荡的鬼物,虞幸猜测单个在街上晃荡的鬼物应该都是少数,恐怕不在副本建筑里的鬼物就像他们之前进入到的那个小巷一样,分开来在破屋子里面休息。

“终于走了。”赵一酒望着那面镜子,阴森森地眨了眨眼,然后转过头来,严肃地看着虞幸,“你刚才干嘛那样招惹他们?”

虞幸见四下无人,说话倒也还算安全,摊了摊手:“不试探一下,怎么知道他们的底线在哪里?现在我们队里的全员都没有和他们接触过的记忆,也就是说,我们的时间线比他们的时间线要早,这对我们而言是很不利的,我也没有足够的信息渠道去证明他们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只有在试探他们的时候,才能知道,他们口中和我们的联合,甚至是一些渊源,究竟像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毫无隔阂。”

这个原因冠冕堂皇,就算是想要劝虞幸不要浪过头的赵一酒也没有了继续说教的理由,他冷峻的面庞带着一丝烦躁:“如果刚才那把刀是真的……算了,说不定都在你的预料之中。”

虞幸看出赵一酒的担心,决定偶尔诚实一回:“这倒是没有,既然是试探,我怎么会知道他将会对我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呢?只不过嘛,我就算是喉咙真被割掉,也可以复原,所以比较有恃无恐。”

他看着赵一酒的瞳孔,发现自己每多说一个字,瞳孔中的冷意就更盛一些,及时的闭了嘴。

“那么结论呢?”赵一酒知道自己没办法改变虞幸这种不要命的做法,毕竟这种行事风格是在他认识虞幸之前就根深蒂固在虞幸身上的,只能幽幽一叹,随便虞幸闹去。

“结论就是目前为止,他们说过的所有话我们都可以听一听。”虞幸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虽然表情和语言可以骗人,微小的细节却不容易掩饰,宁枫的性格在美术馆里我大概的观察过,如果我们其实和他们队伍有过隔阂,他们只是在利用信息差让我们成为他们在死寂岛副本里的信息源头,刚才他拿出来的就不会是恶作剧一样的纸片,以为尽在掌握,实则出其不意地杀了我,这才是宁枫对待假同盟的态度。”

赵一酒:“行吧。”

他转过身去,表面上在打量这条街道和街道上遍布的影子,实际上余光隐晦的在虞幸扬起弧度的嘴角处打量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自从进入了这座岛之后,虞幸好像就和以前有点不一样。

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可能就是第六感吧。

赵一酒十分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他总觉得一定有着什么东西正在影响虞幸的行为举止,因为虞幸是一个很惜命的人,只有在面对以死亡换取更大利益的事情时才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这条命。

可今天的市场显然不足以让虞幸承担可能没命的后果……赵一酒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简单,他知道哪里不一样了,虞幸看似毫无异常,实则在做事的选择上比以前激进了很多。

他很担心虞幸忽略了某些副作用,会不会污染体的身份带来的不仅仅是痛觉放大,还能潜移默化中让人变得不那么谨慎?

“想什么?”虞幸没听见赵一酒的下文,偏头拍了拍对方的小臂,“累了?我们回旅馆吧,今天的探查就到此为止。”

“好。”赵一酒没有挑明这一点,他觉得自己需要再多观察一下,现在回旅馆是最好的选择。

他把长长的钉子别在自己的腰带上,瞳孔逐渐变成深红色,气质也在不知不觉间默默地转换。

仅仅几秒过后,虞幸便意识到,站在眼前的变成了鬼酒。

“啧啧啧,夜黑风高正是活动的好时候,你们竟然要这个时候回去,真是浪费美景。”鬼酒摇了摇头,调笑道,“这会夜深了,要不别回去了,我带你去看看站街——”

虞幸打断他:“不行,我虚了,要回去补补身体。”

如此的直白又不要脸,偏偏鬼酒还找不到什么合适的骚话去反驳,毕竟虞幸黑的是他自己。

“那真是可惜。”最终,鬼酒只能妥协,接受了自己没办法再到处乱逛的事实,泄愤一般地抓住虞幸的后脖颈,在影子从脚下蔓延开来的同时,先行将虞幸塞到了影子里面。

只要是在死寂岛当中就有限制,鬼酒今天已经利用影子巫师的能力走过很多地方了,确实也比较虚弱,他想着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浪,抓着虞幸在黑暗当中流畅地穿梭,沿着来时的那条轨迹,很快便回到了旅馆附近。

这一回虞幸有了经验,他闭着眼睛没有去看黑暗中那些奇怪的白色线条,而是轻声提醒:“试试直接进旅馆,看看旅馆对你的能力有没有限制。”

鬼酒的神色在某一瞬间好像切换成了赵一酒那冷漠中带着隐忧的样子,随后又恢复了鬼酒的笑:“虞幸,你是不是累了,当时我可是直接出现在了你跟我哥的房间里,你忘了?”

虞幸思索了一下,发现的确如此。

鬼酒嘴比正常状态毒多了,一边在黑暗的奇异空间里辨别着方向,一边嘲讽:“你好像反应速度没有那么快了,啧,我说啊,与其费尽心思试探别人,不如时时刻刻关注一下你自己,免得什么时候死了还没反应过来。”

“你在关心我?”虞幸闭着眼睛问。

既然他已经试探出来厉鬼意识拥有主动性,可以和赵一酒的意识达到两种思维方式的程度,就绝不相信鬼酒会真心实意地提醒他。

虽然说的是事实,他确实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有一点异常。

“当然,关心我的队长不是我应该做的吗?”鬼酒语气极尽揶揄,像是仍在嘲讽。

虞幸的思绪没能将这个反应和其余推测连起来。

喜欢荒诞推演游戏请大家收藏:(www.dushuci.com)荒诞推演游戏读书祠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荒诞推演游戏最新章节 - 荒诞推演游戏全文阅读 - 荒诞推演游戏txt下载 - 永罪诗人的全部小说 - 荒诞推演游戏 读书祠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战斗吧凶鸡尸王小道长我真没想盗墓啊阴阳通灵师大红棺材铺诡行天下都市极品小道士寻墓者之天龙十二窟盗墓:开局始皇陵沉睡五十年鬼王传人摊牌了我会物理超度诸天山神极品鬼女阴阳鉴野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因为太怕鬼就全点恐怖值了深夜咨询师爆笑神探最后一个摸金校尉墓与酒馆天使的眼泪那些年鬼怪陆离盗墓开局从秦岭签到打卡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百鬼禁忌魔临
完本推荐: 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全文阅读进击的男神全文阅读恐怖修仙世界全文阅读美女大小姐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万古战尊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全文阅读医者无眠全文阅读新特工学生全文阅读极品全能狂少全文阅读老胡同全文阅读盗墓:开局始皇陵沉睡五十年全文阅读抗战铁军全文阅读第一赘婿全文阅读驱鬼道长全文阅读武破九霄全文阅读告白全文阅读别来无恙全文阅读画满田园全文阅读游戏之狩魔猎人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红楼之快活人生禁区之狐武神主宰踏星全球进入数据化全球神祇时代影后的嘴开过光摘仙令专职加戏的我(快穿)重启全盛时代白骨大圣顶级弃少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睡龙之怒大恩以婚为报全职艺术家天道发动机从影视剧里当配角开始战斗星光下的那些事纯阳武神重生之绝世废少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小阁老妖龙古帝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独步成仙御鬼者传奇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荒诞推演游戏最新章节手机版 - 荒诞推演游戏全文阅读手机版 - 荒诞推演游戏txt下载手机版 - 永罪诗人的全部小说 - 荒诞推演游戏 读书祠小说网移动版 - 读书祠小说网手机站